创建项目 发布大赛 我的创成汇 主办方管理中心 登录 / 注册
平台资讯>“硅谷人脉之王”雷德·霍夫曼:选择科技行业,最初是因为工资高

“硅谷人脉之王”雷德·霍夫曼:选择科技行业,最初是因为工资高

浏览量:242 2019-06-11

编者按:雷德·霍夫曼的“指纹”遍布硅谷,出生于旧金山湾区的他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在硅谷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也被誉为硅谷人脉之王。近日,他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介绍了自己的成长经历与最新思考。他说,自己小时候对科幻小说和棋类游戏的热情,对他在科技领域颇具影响力的职业生涯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文章原题为Reid Hoffman: ‘You Can’t Just Sit on the Sidelines’作者为大卫·盖尔(David Gelles)。由36氪神译局编译,希望能够为你带来启发。


在硅谷,到处都是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的指纹。


作为旧金山湾区的本地人,霍夫曼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科技行业所吸引。 在大学和研究生时候学习符号系统和哲学之后,他于1994年在苹果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


1997年,他创办了最早的社交网站之一SocialNet.com,2000年加入PayPal担任首席运营官。 在2002年将公司出售给eBay几个月后,他与人共同创立了LinkedIn,并成为其首席执行官。


一路走来,霍夫曼成为了科技行业中“最多产”的社交网络缔造者之一。他安排了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彼得·泰尔(Peter Thiel)的第一次会面,彼得·泰尔是Facebook的早期重要投资者。他一直在帮助创业者、工程师和投资者建立联系。


2009年,他放弃了在LinkedIn的高管职责,加入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Greylock Partners。 作为一名投资者,他投资了许多科技领域的大公司,包括Facebook和Airbnb。最近,他开设了一个播客,名为“Masters of Scale”,在这个播客上,他会采访创业者,介绍他们的经历。


这次采访,是在LinkedIn位于纽约的办公室进行的,为了清晰起见,采访内容经过了压缩和编辑。


以下是采访内容:

你的童年是怎样的?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有两个兴趣,它们对我最终选择的道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一个是棋盘游戏和幻想角色扮演游戏。 它关注的是战略,以及战术和战略如何结合在一起。大多数人都知道《龙与地下城》(Dungeons and Dragons)。不是狮子、老虎和熊,而是矮人、精灵和龙。


此外,我是一个痴迷的科幻小说读者。我会去公共图书馆,从科幻书架上把书拿下来阅读。科幻小说的一部分是想象这个世界可能是什么样子,我会从人类变化的角度,或者从人类的角度来思考科技对这些事情的影响。


你在加州的伯克利长大,反主流文化有没有影响到你?

甚至在我能走路之前,我就已经在逃避催泪瓦斯了,因为在反对越南战争的抗议活动中,当我父亲躲避催泪瓦斯时,我就在他的肩膀上。愿意独立思考,可能是我在伯克利长大真正给我带来帮助的事情之一。


你是如何对科技产生兴趣的?

在斯坦福大学,我的本科专业是符号系统,它是人工智能和认知科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会嘲笑地称之为“计算机科学之光”(C.S. light),因为你不用修完整的计算机科学专业;你只需要做一些介绍性的事情就行了。


在科技行业工作,仅仅是因为工资更高。我当时想,“好吧,如果我去做科技实习,我会得到更多的报酬。我就去做了。”


所以我在施乐PARC公司做了一个暑期实习,我的工作是为多智能体学习系统建立一个模拟器。然后我在IBM进行暑期实习,做了一个专家系统。


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攻读哲学硕士学位呢?

我对“作为社会个体的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应该是谁”的问题非常感兴趣。我们是怎么思考的?我们是如何推理的?我们是如何沟通的?哲学并不比任何学科有更好的理解力,这仍然是未知的。


但是我从哲学中学到的是一种清晰阐述理论的能力这种能力使我能够清晰地表达人性理论,这与周围一些最有趣的事情相一致,比如消费者互联网和创业者精神。哲学以一种比工商管理硕士更强大的方式实现了这一切。


你可以学习技术技能,什么是编码思维,什么是数据结构。


但是理解——这是你为了构建世界而运用的人性理论,这是心理学、社会学和经济学以及技术上的可能性的结合——这种结合,更多地是通过哲学思考实现的。


你什么时候开始考虑互联网上有一个社交层的?

很多创始人,对于产品如何进化、社会如何进化、人们如何使用技术等问题都有自己的看法。对我来说,软件是我们彼此联系、沟通、协调、见面、理解彼此的媒介。这种本能和直觉可以追溯到我第一次看到CompuServe和AOL这样的在线服务的时候。这只是一个配置和模式的问题。


你认为,在网上联系人们带来了固有的社会利益吗?

是的。对他们自己也是,这形成了一个更健康的群体,一个更健康的社会。


你是否觉得我们现在开始得到一些真实的证据,证明存在着一种与你的观点相反的说法?

我仍然认为,不考虑其他因素,净收益多得多。也就是说,我把自己描述为一个技术乐观主义者,而不是一个技术乌托邦主义者。 一个技术乌托邦者会说,“你开发了技术,一切都运行良好。”这太盲目乐观了。


有挑战吗?是的,的确存在着很多是个问题。所以,并不意味着都是阳光和玫瑰。


我们学到的是说:“好吧,我们有什么方法来改变它,使我们得到更多的积极的东西,而减少消极的东西?我们怎么才会有一个能够不被黑客入侵选举的社会系统?”


人们不了解PayPal黑手党的是什么?

嗯,我通常称之为PayPal网络vs黑手党。通过归类为PayPal黑手党,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一群用同样的方式思考世界的人。事实上,这只是一群有过这种非常激烈的经历的人,我们中的许多人在政治信仰上是不同的。对我和彼得·泰尔来说,这是显而易见的。这就像一群人一起去参加战争,但却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


你现在有了一个播客和一本新书。 你想传达的信息是什么?

在一个日益高度互联的世界里,竞争无处不在。因此,在现在能够快速发展业务的重要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关于如何做到这一点,我这里会有一些技巧和想法。


近年来,你的政治立场更加公开。你认为首席执行官和高管在管理公司的同时,有责任成为道德和政治领袖吗?

我认为是的,因为权力带来责任。无论你的权力来自哪里——可能是财富,可能是商业职位,甚至是名人——你都对社会负有责任。当你有权力的时候,你不能袖手旁观,说,“那不是我的问题。”


你最近在烦什么?

我非常希望,我们能回到具有包容的美国梦的时候。我们是一个完整的移民国家。我们需要重新集中精力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孩子建设一个繁荣的未来。我们需要更好地将农村地区和其他有严重问题的地区包括在内。

我想回到真相至关重要的观点上来。没有所谓的我的真相、你的真相或其他事实。让我们讨论一下真正的问题是什么,让我们试着去解决问题。让我们试着一起讲道理,而不是互相大喊大叫。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19/05/31/business/reid-hoffman-linkedin-corner-office.html

译者:尺度。

上一篇: 谁在掌管6万亿的亚马逊帝国? 下一篇: 对手在开拓,苹果在“堕落”,创新...

立即参赛

官方媒体

微信公众号

APP下载

在线客服

客服朱女士

客服何女士

VIP会员

返回顶部

华中赛区

林先生

13826500081

linhao@huixinyun.cn

我知道了

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

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